定做工衣
您的位置:首页 » 定做工衣 > 正文

画恋·4:矿泉水瓶上有你淡淡的香味

 
作者: 王定制 时间:2018-02-25  文章来源:定做工衣

第二天像往常一样,我起床吃早饭穿上工衣,然后像机械一样坐地铁去自己所分的区域,有时候我骑车走过大学门口的时候,会问自己:如果当初高三的时候能努力点考个好大学,我现在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人生总是会充满种种遗憾,学校边上不远处有家网吧,每当路过那透过那门缝看到里面一张张屏幕上印着都是游戏的界面,很想语重心长的对坐在屏幕前的那些学生说:好好珍惜大学生活,学点有用的东西,要不然以后像我一样,没什么一技之长只能来做快递。

因为下雨再加上不怎么饿,中午也没有吃饭,等到了傍晚的在校门口派件的时候,肚子饿的有点疼,还剩下几件,派完了就可以去吃饭。在等他们来签收的时候,实在有点饿,就在边上的小超市买了包干脆面,坐在车后座边啃着面边等着,就在这时候,口袋里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上面未标注的号码,应该是让我上面收件的电话吧,拿起来接了下:

“你在我们校门口么?我给你送钱来!”

这是电话接通后,电话那头传来的第一句话,当时还没有反应过来,有点发愣的问她是谁?

“你昨天不是给我送了个快递嘛,我忘了带钱,你给我付了十元,我说今天下午还给你的。”

经过她这么一说,想起来了是昨天那个女孩子,我帮她垫付了10元钱,过了一天我都差不多忘了要不是她打这个电话给我,电话里我告诉她我就在她们学校门口。

“我马上就出宿舍门,麻烦你稍微等下下!”

挂了电话,就在那低着头啃方便面,1元钱一包的干脆面,只不过跟高中时候比起来,已经没有兴趣和时间去把干脆面里面的拼图拼起来了,这也许是一种长大吧。

快递都签收了,现在就等着那个女孩子过来,一包面吃吃停停,等那个叫章画的女孩子走到我面前的时候还剩一点点没有啃完。

“晚上还要上课啊?”

看到她手上夹着书,手上拿着一小瓶怡宝,我就随口这么问了一句。

“不是的,我准备去图书馆的,喏,这个钱给你,昨天谢谢你。”

她从口袋里掏出十元钱递到我面前。

我放下手中的干脆面,然后结果她递来的钱。

“你还没吃饭么?”

也许是我看到大口大口的吃着面,她问了这么一句。我很努力的把嘴里的面咽了下去,然后点了点头示意是没有吃饭。也许是一天忙下来没怎么喝水,把面咽下去的时候不住的咳了几声,也许是吃的那个干巴巴的脆面导致了咳嗽,边咳边把吃完的方便面包装袋往边上的垃圾桶扔了过去。

“这个给你。”

她把原本攥在她手心的那瓶未开封的矿泉水递到我面前。

看着她一只手拿着书本叠放在胸前,另一只手拿着水瓶递到我面前,我向她摆摆手:

“不用了,谢谢你!”

“你是不是吃着卡在喉咙,怎么咳嗽咳得脸都红了!喝口水咽下去就没事了!”

她的声音很好听,听到她这么说,心里暖暖的。也许是刚刚真的没咬碎的干脆面卡在喉咙,也没有客气的从她手里接过水瓶然后拧开喝了几口,喝了一大口,感觉舒服多了。

“谢谢你,我去吃饭了,你也早点去图书馆吧!”

喝了几口水把瓶盖拧上然后放到车篮子里,或许是因为我穿着快递工衣,或许是章画今天长流苏裙肩上梳了很好看的刘海,能看到走过我们身边的学生都往我们这边看了看。

“那我走了,你早点去吃饭吧!”

说完她转过身,这时候,校园远处吹来的一阵风泛起她发鬓上香气淡淡的在鼻尖蔓延,好闻极了,往车上一踏,我也往自己经常吃饭的那个木桶饭饭馆走去。

到了那家饭店,把车停在外面,这家店我经常来,店老板看我来了直接透过窗口对厨房的厨师喊了声:来一份土豆回锅肉木桶饭。在这家吃了几个月,经常点这个菜,所以老板也不用问我,坐了下来,把刚刚章画给我的那瓶水也摆在桌子上,也许是渴了,拧开瓶盖又喝了一大口,拿起桌子上的餐巾纸准备把眼镜擦擦,当掌心触碰到鼻尖的时候,一股淡淡的香味,很好闻的那种,我是不用香水的,不知道手心的这股香味从哪里接触来的。

忽然想起来这股香味,和刚刚晚风中章画发丝的香气是一种味道,然后下意识的闻了下矿泉水瓶,一股淡淡的香味,应该是章画拿着水瓶时候香气遗落在瓶子上。靠近落地窗的位置,有夕阳透过玻璃照了进来,傍晚的小店,那被时间褪色的木桌木椅透出一股岁月的味道,一缕缕夕阳的余晖照在瓶中水,跟着瓶中水泛着涟漪,而我心中也微微泛起一道道难以言语而出的涟漪。

拿起手机,划屏解锁,界面停留在通话记录上,通话记录上面的第一个号码就是她的。也许是出于感激,也许是违心的像和她有着何种交集。我的手指在屏幕上的短信界面来来回回划动着,打了很多字,但是又删了,删了又写上去:

“谢谢你!”

最终发过去的只有这么三个字。

发完这个短信,我把这个号码注解成章画而存进我的手机,总觉得有些人有些事会随着时间的消逝而慢慢淡忘在我们的记忆中,不过经常是生活中那么一个似曾相识的片段却撩起了原以为隐藏很深很深的关于谁的模样,这么几年,身边有很多人来了去,去了来。而当最月光开始在窗外蔓延,我经常会陷入无眠,睡不着的时候会经常拿出手机看通讯录,看到上面一个个一排排沉沓的号码,会很努力的在脑海中去寻找和这个号码有关的记忆,我的记忆很好,总能记起这个号码的主人我是在哪个城市的某个地方见过并和我有着何种交集,我想往后的无眠的夜,当我翻开通讯录的时候,看到章画这个名,我也有着一段关于深圳的关于一个女孩子的记忆。

复制本文地址:http://www.gongyidz.cn/wqtqc/191.html